大圣傳

第二十三章十 長夢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說夢者 本章:第二十三章十 長夢

    戴夢凡心中一寒。

    此時天色轉暗,一輪紅日已經墜入大海,仍燒的西方紅霞滿天。

    她忽然覺得傍晚的海風中多了幾分涼意,不由回想起了黑云城外那凌冽的寒風、恐怖的魔神,以及直面魔神的他的背影,還有數十萬將士山呼海嘯的吶喊——李青山!

    奇怪的是,那一天明明經歷了那么多驚心動魄,卻全都模糊不清,唯有這一幕深深印刻在她腦海里,濃墨重彩。倒不如說,正是這一幕太過深刻,才讓其他一切都顯得模糊。

    ‘面對李青山?別開玩笑了!’

    戴夢凡搖了搖頭,她之所以敢完全貫徹歸海靈尊的命令,也是算準了,李青山根本不可能再回到人間道中來,否則無欲天宮定會立即派出六丁六甲神將剿殺,甚至直接降下一位真仙來。

    就算李青山潛入萬象城,城中還有歸海靈尊坐鎮,外加上宗門的守山大陣,就算邪神也難逃一死。

    唯一再見的機會,恐怕只有在魔域戰場上。

    而據她所知,魔民正在全線撤退,讓出了大片領土,無數凈土宗的和尚紛紛出關凈化魔土、收復失地。如此一退一進,短時間內定然不會再爆發大戰。

    反正這個“大師姐”不做也做了,所以與其前怕狼后怕虎,倒不如放開手腳,利用這個身份獲取最多的資源,盡快修成人仙。那么天地大劫來臨時便有了一份自保之力,就算是再撞上李青山,也至少可以自保,甚至一戰!

    ‘不,還是算了,我還是離他遠點的好!’

    戴夢凡心中又浮現出李青山直面魔神的背影,立刻打消了與他一戰的念頭。

    人仙地位尊貴,可不是邪神能比的,瓷器豈會同瓦罐硬碰。

    總而言之,李青山縱然再兇再惡,卻像是被關在籠子里的老虎,連她一根毛都傷不著。

    如此想著,她漸漸放下心來,又露出得意的笑容,不屑的道:

    “哼,喜歡當魔民!”

    ……

    百草園,李鳳元回到菩提樹下,阮瑤竹已經離開。

    紅霞燒盡,天色已暗。園中寂無人聲,風吹草木,簌簌作響。

    她在返回洞府之前,將園中所有弟子逐出,免得受她的連累。

    他看得出來,那些弟子都很敬愛她,許多人跪下來懇求她不要這么做,幾乎所有人都哭了,似是生離死別。其他人則狠狠盯著自己,充滿了敵意。

    她也流淚了。然而固執也好,愚鈍也罷,她從來都不是個會輕易改變心意的人。

    李鳳元撫過菩提樹粗糙的軀干,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她注定要為這個選擇受苦。

    然而這世上,受苦的又豈止她一人?她所信任所希冀的那個人,承受的苦痛又該是何等之重呢?

    “眾生皆苦!”

    日落星升,群星璀璨。李鳳元遙望天際那一顆赤星。

    “大老爹,既然你已做出選擇,選擇背負眾生之苦,那便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

    于是他抖了抖身上袈裟,又在菩提樹下結跏趺坐,雙手合十,寶相莊嚴。

    緩緩合上雙眼,又見一層層煙云在眼前流轉,奮力揮舞羽翼。

    霎時間,撥云見日,波瀾起伏的云海盡頭,是一片連綿起伏的雪山,最高峰形似一朵蓮花。

    “蓮花盛開的地方。”李鳳元喃喃自語,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但每一次見到都會覺得震撼。

    紅日東升,照徹云海,正懸在“蓮花”上方,將雪山染成一片金紅,宛如一朵金蓮。

    那一朵“蓮花”也愈發艷麗多姿,隨著光影的變化,仿佛時時刻刻都在盛開,釋放出霞光萬道、瑞彩千條,無比璀璨、無比神圣。

    這一幕,李青山亦不會陌生,這正是被他親手推倒的那一座“靈山”。

    此刻卻不知為何,亦然屹立著。

    李鳳元羽翼一振、破空而去,在云海上留下一道長長的溝壑。

    來到靈山之上,山巔坐落著一片恢弘殿宇,正是靈山上那一座赫赫有名的——大雷音寺。

    本名“那爛陀寺”,意為“施無厭”。

    李鳳元一向更喜歡它的本名——布施佛法,普度眾生,永無厭足。

    自云端俯瞰下去,寺中人來人往,眾多僧侶行走其間,有的在打坐冥想,有的在談經說法,有的在習練神通。或動或靜,皆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哪里有半點蕭條景象。

    李鳳元從天而降,緩步行走其間,時而駐足停留傾聽一段經文,又或是認真欣賞一幅壁畫,臉上漸漸浮現出平和的微笑。

    只是從近處看來,這些僧侶的模樣打扮,與尋常和尚不大相同,基本都像是苦行僧一樣赤著雙足,衣著打扮十分古舊,許多還留著長長的頭發與胡須。而且沒有任何僧侶注意到李鳳元的存在,即便是向他望來,視線也會從他身上穿透過去。

    咚——咚——咚!

    身后忽然傳來沉重的腳步,一個黑影向他籠罩下來。

    李鳳元卻并不閃躲。一位赤著上身、裹著裙幔的金剛力士扛著數十人才能合抱的巨木從他身上穿過去,大步走向不遠處正在建設中的大雄寶殿。

    像是一片幻影,又或是一個夢境。這里是遙遠的過去,那爛陀寺的起源。

    李鳳元這些年來不斷沉浸其中——研習原始的經文,習練古老的神通,體悟冥思的法則——得到了無盡的啟示。而最關鍵的是,親眼看著那爛陀寺在冰雪荒蕪上興建起來。

    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一座座大殿、鐘樓、寶塔。那些最終被李青山毀去的一切。

    李鳳元清楚的知道,靈山已經被推倒,那爛陀寺已被毀去,而且絕不會再重建。所以望著這里的一切,又常常覺得悲從中來。像是看著一個小嬰孩,如何呱呱落地,如何哇哇啼哭,如何好奇的睜大眼睛打量這個世界,如何奔跑、玩耍、學習……然而“他”早已經死了,早在被毀掉之前。

    諸劫輪回,成住壞空;宇宙塵沙,概莫能外。

    “原來就連不死的鳳凰,也有老去的那一天啊!”

    他如是想著,眼前的景物漸漸模糊不清。他陡然發覺,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已是淚流滿面。

( 大圣傳 http://www.yrocfm.tw/2/2625/ ) 移動版閱讀m.ncxs.org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圣傳》,方便以后閱讀大圣傳第二十三章十 長夢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圣傳第二十三章十 長夢并對大圣傳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