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武力

第七百九十六章嚴 嚴四海的蛇形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魯西平 本章:第七百九十六章嚴 嚴四海的蛇形

    第七百九十六章嚴四海的蛇形

    隨著換血洗髓的進度,王越的體力也越發的強橫,甚至到了現在,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了。因為不管遇到什么樣的對手,他所謂的全力以赴也只是正常狀態下的盡力而為。并沒有那種傾盡所有的感覺。

    換句話說,哪怕是如今,在和嚴四海這種拳法入化的大高手交手時,他也留了余力。如同渾身膨脹巨大化的那種手段,他近些時候,已經是很少主動去用了。

    一來是用不著,他的那些對手和敵人似乎也越來越無法逼出他的那種狀態了。

    二來則是,他自己不想用。

    全身巨大化下的爆發,固然可以讓他的戰斗力瞬間劇增暴漲,可那種情形下卻正是他對自己身體無法盡數掌控的結果。太過強大的力量,如果不能被完全控制,那就如同一頭發了狂的猛獸,在傷人的同時,對自己的傷害只會更大。

    所以,除非萬不得已,王越是輕易不會動用他的這一張底牌的。

    哪怕是在面對嚴四海,這個迄今為止他所遇到的最高明的拳家敵手的時候,他也只是凝神戒備,并沒有狀態全開。剛剛一記翻捶,落到盡頭,和嚴四海的一招“葉底藏花”硬碰了一下,人雖然沒有像嚴四海一樣連連后退,卻也膝蓋一沉,把兩只腳踩進了地面之下。

    咔嚓!一響,青石鋪就的路面,頓時變得好像淤泥一樣,一下就陷到了王越的腳踝處。

    嚴四海雖然老邁,可氣脈悠長,猝然一動之下,爆發力之猛烈,也足以令人心驚肉跳。很難想象,如同他這樣瘦小枯干,皮包骨頭的一個老人家,竟然可以在這一瞬間里,迸發出如此可怕的力道,以至于就連王越在這一招之下,都沒有占到太大的便宜。

    雖也打的對手不斷后退,可嚴四海卻畢竟沒有因此受到多少實質性的傷害。

    不過這種結果,顯然也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嚴四海到底拳入化境,換血洗髓,不論是功夫還是經驗,比他從前碰到的所有對手都要厲害的多。

    是以,這一刻,王越也絲毫不覺意外,只猛地一吸氣,一個晃身,小腿下面的褲腿頓時裂開,露出里面仿佛精鋼一般的肌肉。不過,這時候他的小腿,皮膚已經隱隱發黑,腳踝往上一直到膝蓋以下的部分似乎比平常粗了一倍還多。青筋纏繞暴起,就像是在腿上盤了一條蛇。

    緊跟著,他腳步一動,大筋彈動崩崩一響,地面整個翻開。王越竟是連提腳的動作都沒有一個,就這么樣的,任憑兩只腳深陷在地面之下,轟!的一聲,直接朝前撲了出去。

    他的兩只腳踏破青石,才一發動,地面一下四分五裂,泥土翻涌渾似地龍翻身,所過之處,就像是被兩架鐵犁整個破開了一樣。并且,他這一撲,速度也是半點不減,那邊嚴四海剛叫了一聲“好霸道的拳頭……”,他這里便人隨聲至,轉眼又到了嚴四海的面前。

    同時一伸手,五指如鉤,照著嚴四海的脖子就抓了過去!

    一招硬拼,略占上風,趁著對手后退之際,當然就要順勢追擊。王越這一下就是兵貴神速,兩只腳還沒拔出來,人就如同出膛的炮彈一樣沖了出去,五指箕張,掌心內陷,已經脹大的有如胡蘿卜一樣粗細的手指頭前端,五根指甲彈出來足有一寸多長,根根好似刀片一樣。

    才往下一落,就籠罩了一兩尺方圓,雖然抓的是嚴四海的脖子,可指尖遍布之處,卻是連他的大半個腦袋都囊括在了中間。而且這時候,嚴四海背靠樹干,顯然已經沒了任何退讓的余地,面對他這一爪,似乎也只能被迫著,再和王越硬拼一記了。

    而且這一招,也是六合拳中近身爆發的散手殺招之一,雖然有個爛大街的名字就叫做“黑虎掏心”,但這個黑虎掏心,別人家用的是拳,蘇家用的卻是爪。的的確確的虎爪,指頭在最下面一節屈伸,掌心內陷時掌根卻向前突出,一擊之下,先是掌根一撞,緊接著就是五指按入,力道猝然勃發,一撞一按一抓一扣,再往回猛力一扯,如果抓的是對方心口,那是真的可以一把掏出個心來的。

    貓科的動物,靈活矯健,平常時爪子都縮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可一旦捕獵時,渾身一抖,爪牙齊露,爆發力強的簡直讓人無法想象。尤其是那種大型的成年虎豹類猛獸,就算是關在動物園的籠子里,野性全無,等閑一巴掌下去,是足以將水泥地面給拍裂拍碎的。

    虎瓜子伸出肉墊,將近十公分長短,那玩意一劃拉下來,別說人的身子,就是樹干都要被剖開!

    這就是東方武術中的象形拳。一記簡簡單單的“黑虎掏心”,卻是模仿猛虎捕獵,觀其形,得其意而演化出來的。

    蘇家的拳法,雖然脫胎于大槍術,但歷經數百年的發展和補充,除了原本的心意六合正宗嫡傳之外,也不乏一些這樣的散手。博取眾家之長。

    就好比傳統的拳術和軍隊中的搏殺術一樣,傳統的武功涉及廣泛,既重視打法,又講究練法,然后或多或少的還要求一個養生的效果,而軍中的搏殺,相比之下就簡單直接的多了,只求殺敵,一擊斃命。其他的什么練法,養生,全都是可以忽略的。

    從這一點上講,拳法中說的的散手,就和軍隊的搏殺術十分相似了。都是完全從實戰出發的,是徹徹底底為了戰勝對手而研究出來的殺手锏。

    是真正屬于殺戮的技術,簡單直接,殘忍狠辣,如果不是生死相搏,正常情況下是沒有人愿意用這樣的招數的。

    而王越在這時候,用出了這一招,就足以說明他心里是對嚴四海的殺意有多大。甚至于,他這一招黑虎掏心,掏出去的根本也不是對方的心口,而是向上一抬,直接照著嚴四海的脖子和腦袋就抓了過去。

    擺明了,就是想要對手的命!

    一點兒都不留手。

    當然了,此時此刻,他也不敢留手。嚴四海這老爺子拳法入化,一身的武功經過幾十年的千錘百煉,早已經爐火純青,而且與人交手爭斗的經驗豐富無比,雖然爆發力不如他,但真要被他緩過一口氣來,錯過眼下這個機會,那再要打起來,可就要開始糾纏不休了。

    所以面對這樣的對手,王越一招得手占了上風之后,緊跟著就要以勢壓人,步步緊逼。也只有這樣才能夠以長擊短,在不斷保持住自己優勢的同時,最大限度的削弱對手的反抗。

    不過,嚴四海顯然也是和王越從前遇到的那些敵人都不一樣。眼見著王越起身一步急撲,來勢猛惡的連腳下的青石路面都被整個翻了起來。同時一把抓出來,五根手指尖上不但指甲彈出一寸來長,破風聲嗤嗤彷如利刃破空,而且他的指尖頂端更是紅的鮮艷,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從他的皮膚毛孔里逼出了一滴血似得。

    離著還有一兩尺外,勁風撲面如刀,隱約間還帶著一股子腥氣,如果不是他當面看的清楚,閉上眼睛,真還就以為是一頭老虎正在無聲無息的朝他撲了上來!

    這就是形神一體的妙處了。拳法武功到了王越這種地步,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爪子抓出去,但藏在外形之中的卻是猛虎一撲,剖心挖肺般的那一記虎爪的真意。

    所以他這一招黑虎掏心用出來,落在嚴四海眼中的時候,他的這一只手無形中就已經徹底變了模樣,不似人形!

    可即便如此,嚴四海也雖驚不亂。甚至心里還有時間,對王越暗贊了一聲,然后這才腰身一動,緊貼在后面樹干上的一條脊椎,突然間就如同是活了一樣,竟然就在這刻不容緩之際,他的整個身子就那么的圍著樹干,刷拉一下,繞到了樹后面!

    速度之快,簡直就像是一條大蛇,猛然受驚之下,一個盤身便沿著樹干纏了上去。不但快,而且怪,以至于居然就在這樣的一種幾乎不可能的形勢下,正正好好的便躲過了王越的這一把擒拿抓殺。

    “金蛇盤柳?”

    眨眼后,王越的手爪如同穿過一片殘影,一把抓在了嚴四海之前站立處。噗!的一聲悶響,五根指頭盡數齊節而沒,隨后一翻腕,大片的樹皮和樹干隨著他的指尖橫掃過處,頃刻撕裂,帶起來一天的木屑。

    再看時,那樹干卻是已經被他憑空一把抓出了五道兩寸多深的溝痕,長達半尺,宛如刀劈!

    不過,這都不重要,再厲害的招數沒有打著人也是沒用。重要的是,嚴四海這一躲,王越立刻就看出來他這一招分明就是之前燕子和蘇雨晴交手時曾經用過的那一招“金蛇盤柳”。

    可同樣的一招,在燕子用來只不過是柔若無骨,可以用在盤蛇架里的一種身法,但由嚴四海使出來,此時此刻卻渾然天成,于不可能中生生闖出了一條生路。

    人如蛇盤,根本不用借助手腳發力,只憑著背心一條大椎的吞吐,就在瞬間整合了整個后背的肌肉,如同蛇身上無處不在的鱗片,一著樹干,立刻纏繞發力,隨身而動。整個人在這一刻,幾乎就變成了一條真正的蟒蛇,緣木游走。

    只從這一點看,他對蛇形的精通和理解,就絲毫不下于那個南洋蛇靈道的安布羅。比起燕子來,更是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 終極武力 http://www.yrocfm.tw/2/2527/ ) 移動版閱讀m.ncxs.org


如果您喜歡,請把《終極武力》,方便以后閱讀終極武力第七百九十六章嚴 嚴四海的蛇形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終極武力第七百九十六章嚴 嚴四海的蛇形并對終極武力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