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洪荒

第兩千九百四十九九章 脫身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我自非凡 本章:第兩千九百四十九九章 脫身

    可以說,時空在天地之中,哪怕是再小的時空,都可以連通這天地的任何一處位置!

    至少,是那種沒有防護,能夠自由溝通的位置。

    也即是說,理論上來說,只要開辟出一片時空,哪怕是再小再小的時空,其實都能夠通過這一片時空,前往其所依附的天地的任何一處位置!哪怕是與原來其進入時空之處相聚無數億兆光年之外的位置,都是如此。

    但,顯然的,這只是理論上而已。

    理論上可行的事情,在真實世界,卻就不一定可行了。就像是,理論上誰都能夠中大獎,但事實上,絕大多數人,一輩子可能都中不了一次獎……

    時空與天地之間的彼此溝通,也是如此。

    理論上,通過哪怕是再小的時空,都能夠溝通前往天地之中的任何一處位置,但,理論終究只是理論而已。真實情況是,這種溝通,卻是需要消耗力量的……

    而且,越是遙遠,消耗的力量就越強!

    甚至,這種消耗還并非線性消耗,而是幾何倍數的消耗!

    像是億兆光年之外的位置,通過哪怕是再小的時空,都確實能夠趕到。但,想要做到這一點,想要借助那不夠大的時空穿越這么遙遠的距離,那所需要消耗的力量,甚至可以讓一名天地開辟者虛弱許久。

    而正常來說,在正常時空之內,一名天地開辟者,想要跨越這一億兆光年來計算的距離,其實只需要幾步就足夠了,消耗的力量甚至都趕不上其自身的恢復速度!

    所以,哪怕是理論上可行,但,在事實上,這種手段,卻是根本不現實,正常來說,一般修士,一般天地開辟者,都是不會選擇這種方法趕路的。

    畢竟,這實在是太不經濟,太不實惠,也太浪費力量了。

    而這,還只是距離遠近的消耗而已。若是多加上一些更多的因素的話,那消耗的力量,卻會更多。比如,有什么天塹阻隔在想要前往的位置與自身所在位置之間的話,所需要消耗的力量,便會因為這天塹的阻隔而大幅度的增加……

    如此這般,種種限制一加上去,借助這種手段來趕路,顯然就更加不合時宜了。

    而這時候,那天地意志,所使用的便是這種不合時宜的選擇。

    這時候的他,卻是硬生生的借助這一片時空,溝通被那無邊混亂隔開的,他的位置以及那外面正常天地的位置!

    光是這一片混亂本身的廣度就已經是相當的驚人了,哪怕光是借助這一片時空要跨越這一片距離,所需要消耗的力量,也已經是遠遠比起正常的趕路方式要大上千萬倍了。

    更別說,這一片混亂,本身便是對時空最好的斬斷手段。

    可以說,就是天底下最為難以度過的天塹!

    想要借助時空與天地之間的聯系繞過這一片天塹,那所需要消耗的力量,更是在跨越距離本身的不知多少萬倍以上了。

    若是這天地意志真的選擇這種方法的話,其所消耗的力量,在正常情況下,甚至足以將數萬天地毀滅再重新創造出來了!

    這樣的消耗,哪怕是對于天地意志來說,也決不是那種可以一笑而過的消耗。

    不過,在這時候,面對著這樣的消耗,那天地意志卻是義無反顧的做出了決定。

    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啟動了這種機制,無窮無盡的力量從其內部迸發出來,瘋狂的加持在這時空之上,努力的將這時空與這一方偉大天地之間那種微弱到近乎完全消失的聯系進行加強,讓自身極力的感應那一片混亂之外的正常天地,正常時空。

    在這過程之中,他的力量消耗簡直便如天空破碎,天河傾瀉一般,讓哪怕是羅帆都看得有些膽戰心驚。

    因為,哪怕是他,也都難以承受這樣的消耗!

    “果然不愧為模擬混沌狀態的意志化身啊。底蘊就是強!”在這時候,他心中都忍不住閃過這樣的想法。

    這樣的消耗,即便是他怕都必須脫層皮,但對于那天地意志來說,這樣的消耗過后,其自身居然完全沒有什么特殊的表現,就像是這只不過是舉手將什么東西抓起來一般輕松。

    那時空在那混亂的沖擊碾壓之下開始不斷的破碎,其速度無比的迅捷,眼看著,整片時空就已經是要徹底崩滅了。

    就在這時候,那天地意志終于完成了對那聯系的加強。

    毫不猶豫的便將無窮力量灌入其中,身形直接便通過和聯系,跨過了無窮距離,更跨越了無窮阻隔,直接便消失在這一片時空之中,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這一片混亂之外,直接便出現在那正常天地之中了。

    而這一片時空在他消失之后,卻終于無法承受那混亂的碾壓,在那碾壓之下,轟然崩潰,轉眼間就已經是化作無盡的粉末,被那混亂徹底吞噬,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羅帆,也同時消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出現之后的位置,便直接出現在那天地意志旁邊。

    當然,是以他的角度的旁邊,以那天地意志的角度來看,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卻是隔了不知多少次元之外,根本看不到,也感應不到。

    羅帆脫離那一片混亂的手段,與那天地意志卻是完全不同。

    他,并沒有消耗自己的任何力量!

    甚至,連原本他借助次元分割隔絕混亂所需要消耗的力量,他都沒有消耗多少。

    之所以如此,卻是因為,他方才卻是將自身與那天地意志聯系在一起,借助那天地意志脫離那一片時空,或者說脫離那一片混亂區域之時所產生的拉力,同時就將他從那混亂之中拉出來!

    也即是說,其實,在這過程之中真正用力的,卻還是那天地意志,他,不過是搭了順風車而已。

    “是你?”忽然間,那天地意志忽然怒吼一聲。

    緊接著,無窮無盡的威能從其身上釋放出來,席卷周圍一切時空,一切次元,向著羅帆猛沖過來。

    在這瞬間,羅帆心中微動,那眾多次元微微一顫之間,便已經是將那些力量完全分割,化作無數的層面屬性。

    隨著分割,感知鏡子憑空出現在那無數次元之中,微微一個閃爍之間,就已經是將那些次元之中向著他侵襲過來的那無數力量的層面屬性給徹底的抹去了。

    在這時候,面對著這樣的情況,羅帆面上卻是顯現出淡淡的笑容。

    他的次元分割手段微微一閃之間,就已經是將他釋放了出來。

    他的諸多層面屬性在這瞬間重新組合成為他現實層面之中的身軀,其身心也隨著憑空出現在那天地意志的化身前方。

    那天地意志在脫離了那一片混亂之后,已經是可以和其本體重新建立聯系了。

    按照道理來說,這時候的他應該是完全失去之前那種消耗所產生的虛弱與疲倦才是。

    畢竟,哪怕是這意志化身看起來體量如此巨大,但相對于其真身來說,這樣的體量卻依然是微不足道的體量。

    這種體量的消耗,哪怕是全部消耗殆盡,哪怕是讓這整個化身完全崩潰,完全將自己的一切賭上去,相對于其真身來說,這種消耗也都是無所謂的。只要其真身愿意,只需要將其所掌握的無窮力量稍稍漏出一點點,便足以將其彌補完全了。

    明明如此,但,這時候,這意志化身卻依然是疲倦莫名,整個看起來居然沒有多少凝縮精粹的感覺,反而是顯得有些空虛,有些無力……

    要知道,這時候這天地意志的化身可是凝縮了不知多少萬倍了,此時此刻他的體量雖然無比巨大,但相比于其原來的體量來說,已經是縮小了不知多少萬倍之多。

    如此這般一來,其能量的性質,其本身的特質,都應當是要比起原來強烈不知多少萬倍以上的。

    但,現如今,其雖然依然比起原本要強上許多,但卻已經是遠遠比不得剛剛凝縮之時的那種狀態。

    這種情況,卻是讓人一看便知道,在之前他的消耗,這時候卻依然是沒有彌補回來。這時候的他,依然是處于極為空虛,極為疲倦,力量消耗極大的狀態!

    這讓羅帆在著一時間卻是想了許多,隱隱間卻是有了一些猜測。

    當然,這種猜測如何,接下來還得好好試探一番方才能夠確定。

    在這時候,他心中微動,那些次元分割卻是瞬間向上擴張,轉眼間便已經是擴張到了將那凝縮之后的整個天地意志的化身完全包裹在其中的程度。

    這天地意志雖然凝縮之后的體量依然極為巨大,但相對于羅帆而言,這卻已經是縮減到了他所能夠對付的程度了。

    如此這般一來,在這時候,他的次元分割,卻是終于徹底的將其完全納入作用范圍。

    那一個個次元不斷的向著那天地意志的意志化身沖過去,不斷的砸在其身上,開始在其身上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漣漪出來。

    面對著這漣漪,那天地意志卻是開始極力的掙扎起來,身體之中傳出了一聲聲憤怒的吼聲。

    那種表現,與一般生靈,卻已經是沒有多少區別。完全失去了正常天地意志該有的表現了。

    那天地意志雖然本質提升了許多倍,甚至身上也已經隱隱有著一些與那一股力量相比也別有一番風味力量氣息了。但這時候畢竟消耗太大,本質的強大根本難以發揮出來,在那無數次元的沖擊之下,居然開始一點點的被次元分割所分割出來,漸漸的分化為一個個層面屬性,化入那一個個次元之中了。

    而哪怕是如此,那天地意志的原身依然是沒有任何舉措,那這化身,也依然沒有向那天地意志求取支援。

    這種情況,讓羅帆已經明白過來,自己之前的猜測,怕是正確的。

    “居然真的挖暖斬斷了與真身的聯系,是因為那力量的緣故嗎?”這時候,他這樣喃喃著,神色當中顯現出莫名的振奮。

    對于這天地意志來說,最為難搞的,便是其體量。更具體的說,是其真身的體量!

    那天地意志的體量之大,甚至已經是從量變演化為質變,讓其光憑借這體量就已經是讓羅帆無計可施,根本拿其沒有任何辦法了。之前,他之所以無法對付眼前這一個天地意志的化身,也是因為這個化身的體量實在是太大太大,根本難以解決而已。

    而現如今,這化身的體量已經被其自己壓縮,而其與本體的聯系也已經被其所斬斷,如此這般一來,對于羅帆而言,最大的難題,顯然就已經是盡皆被解決了。

    如此這般一來,他想要對付這天地意志的化身,卻就已經是從原來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和讓他怎能不感到歡喜?!

    “說不定,我還能夠得到另外一種力量……”忽然,他的心中再度產生了另一個想法,不由得更加的振奮起來。

    眼前這天地意志原本想要演化的乃是那一股與真圣相關的力量,只是因為種種破壞,最終其演化出來的力量,雖然稍稍具有幾分那一股與真圣相關的力量的味道,但整體來看,卻已經是完全變了。

    現在這種力量,其實本質上已經是與那一股力量完全不同。

    不過,同樣的,雖然本質不同了,但這一股力量本身其實也是同樣強大,同樣值得期待的。

    若是羅帆能夠掌握這一股力量的話,接下來他的實力必然會大幅度的提升。

    說不定,通過這一股本質上不同,但層次同樣高明的力量,他還能夠加深自己對那一股與真身相關的力量的了解。

    至少至少,也能夠通過這一股力量,對那天地意志加深了解。

    別的不說,為何那天地意志的化身要斬斷與本體之間的聯系,將自身最大的依憑拋棄,這就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問題。

    而按照羅帆的猜測,這其中的原因,應當是與這一股力量本身的性質有關,或許與本體聯系的話,會破壞這一股力量的某種特質?

( 非凡洪荒 http://www.yrocfm.tw/2/2212/ ) 移動版閱讀m.ncxs.org


如果您喜歡,請把《非凡洪荒》,方便以后閱讀非凡洪荒第兩千九百四十九九章 脫身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非凡洪荒第兩千九百四十九九章 脫身并對非凡洪荒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计划